类型 :
  • 全部
  • 有声书
  • 评论
  • 扩展阅读
  • 读后感
来源 :
  • 全部
  • 站内
  • 站外
  • 按时间
  • 按人气
推荐人: 楿垨蓶誺 2019-12-04 16:34:09 【有声书】 4
推荐理由:我要是能背过是不是就成大师了
8.0
杜甫诗歌讲演录
作者:莫砺锋
朗读者:雨中狐狸
书籍简介:
杜诗是一座宝山,只要你深入其间,一定不会空手而归。然而杜诗又是一座重岩叠嶂、水深林茂的大山,如果没有详细的地图和富有经验的向导,你很难找准入山的门径,还容易在山间迷路。本书著者莫砺锋教授在农村插队时就开始阅读杜诗,后得名师指点,从此精研杜诗二十年,又在大学讲授杜诗十余年,是一位入山颇深的游客,也已具备向导的资格。千家注杜,你选择哪几种杜诗注本呢?前人关于杜诗的评论汗牛充栋,各种观点议论蜂起,你如何甄别取含呢?前人关于杜甫生平的研究、杜诗的编年、杜诗的校勘、杜诗的文本分析以及以杜证杜等方面的丰富创获,你如何吸取其经验呢?杜诗学的研究已经达到相当高的学术水准,你如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呢?凡此种种,莫砺锋教授都将在本书中为你娓娓道来。本书是莫砺锋教授于2006年春季在南京大学教学楼301教室讲课的实录,深入浅出,引人入胜。
(0回应)
回复
推荐人: 楿垨蓶誺 2019-12-04 16:32:34 【扩展阅读】 1
推荐理由:周汝昌与冯其庸的《红楼梦》评点原则比较(二)
标题:周汝昌与冯其庸的《红楼梦》评点原则比较(二)
内容:

那么,为什么说他们在“存真”方面有相通之处呢?即担心“误导读者”是他们共同的心愿,其实也是当代“四家评”的共同心愿。所以,从这一点而言,周汝昌“辨伪存真”的主观动机当然与冯其庸的“探赜从真”有着更多的一致之处。当然,由于周汝昌的“辨伪存真”已经比冯其庸的“探赜从真”走得更远,自不免因接受上的难以形成“共识”而为他招来质疑批评之声。譬如胥惠民就曾发表一系列的文章对他的红学研究观点和思想进行了全面的清算,其中包括他的“辨伪存真”的一系列做法。这一系列的文章包括《读周汝昌〈还“红学”以学〉———兼说《红楼梦》研究的学术品格》、《论周汝昌先生“写实自传说”的失误》、《周汝昌先生常用的红学方法论》、《不要把瞎编的一百零八钗硬栽到曹雪芹头上———与周汝昌先生商榷》、《〈红楼梦〉并不存在万能的“大对称结构”———与周汝昌先生商榷》、《我为什么要批评周汝昌先生》、《“周汝昌根本不懂〈红楼梦〉!”———诠释聂绀弩先生对周汝昌〈红楼梦〉研究的经典评价》、《周汝昌先生辱骂诬陷高鹗的背后》、《周汝昌研究〈红楼梦〉的主观唯心论及其走红的原因》等,其中《周汝昌研究〈红楼梦〉的主观唯心论及其走红的原因》一文则将周汝昌“辨伪存真”的红学研究直接归之于“主观唯心论”,于是,他的所“辨”和所“存”竟都被看作“空言误人”了。

 

冯其庸则出于“探赜从真”的考量而对自己的《红楼梦》“重校评批”提出了看似常谈而实属不易的要求,即“疏解力求切实有据而又有新意,新评力求能发作者之隐微,能启读者之鉴赏而得其精义妙理。”要做到这些要求,当怀有“不以人蔽己,不以己蔽人”的精神,冯其庸是具备这种“解蔽”自觉意识的。他在《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后记”中说:“《红楼梦》的评批工作,从我起意和作准备工作算起,已经十七八年了,从我正式开始评批至今,也已五年有余,从评批中我深感《红楼梦》的艰深,深感《红楼梦》文字之奥妙和多义,更深感一般的阅读《红楼梦》和要准备对《红楼梦》作评批的阅读《红楼梦》,真是大不一样。我在评批过程中,总要逐字逐句逐段的推敲,以至整回的反复品味,惟恐误解和失察,但要完全避免这两点是实在不容易的,我的评批,也只能算我个人的一点肤浅体悟而已。”不幸的是,即便主观上“惟恐误解和失察”,客观上也不免出现“误解和失察”之处,这原本是难以避免的,但毕竟因为冯其庸是被称作“红学大师”的资深红学家,所以也就不可避免地为他引来“辩难”之声,这也是难以避免的。


从冯其庸的被质疑批评的命运上说,他与周汝昌竟有如此相同的遭遇。“辩难”作者在《铜仁学院学报》连载了两篇“辩难”文字,即《冯批失范疑窦频———冯其庸先生〈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谬误辩难》和《冯批失范疑窦频———冯其庸先生〈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谬误辩难续篇》,归纳了二十五条不亚于几十处的所谓“失范”之评,其目的可参见作者该文的“摘要”:“资深红学家冯其庸先生花数十年心血编纂一部长达160万字的巨著《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且被吹嘘为‘发前人所未发,为当代红学的最新成果’,‘是一部可读性、欣赏性极强,且有极高收藏价值的关于《红楼梦》的传世佳本。’研读后始知此乃虚浮夸饰之词。仅从上卷前40回的评批中就凸现出包括常识性、知识性、思想性、学术性等方面的失范现象达14处之多。为减轻对广大读者和后学的贻误和不良影响,特逐条加以辩难匡正。”笔者以为,尽管“冯批”(即《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或“周评”(即《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引来了“辩难”“质疑”之声,但并不影响读者品鉴式阅读或研究者从“小说批评理论价值”和“文艺鉴赏价值”等方面展开评论。可以肯定地说,由于“冯批”和“周评”作为他们各自的“心力结晶”之作,其可取之处和启示意义是显而易见的。


不容忽视的是,因时代环境、阅读习惯、作者能力等各种原因,使当代《红楼梦》评点这一方式并不易获得好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冯其庸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难度,他说:“这个难,就是曹雪芹的思想高度和文字深度,这个难并不是光靠鼓劲干,靠不怕困难能够解决的。这个难,须要更高的思想和更高的识力,更丰富的学识。于此,我自觉深深的不足,也就无怪我会感到漫漫长途,举步维艰了。”不过,冯其庸态度是值得“了解的同情”的,他说:“我自知钝根,积力太薄,所以所悟也浅,惟愿以后诸君子能完成此业。”且看周汝昌如何陈述:“如果说这部三新本是我经历六十年努力的心力结晶,确是真实不虚,但并不等于是已经做得尽善尽美了,只是表明这是一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报告和虔诚的献礼。”可见,周汝昌的并未“尽善尽美”说自比冯其庸的“所悟也浅”说自信得多,但同样值得“了解的同情”。

(1回应)
回复
楿垨蓶誺 2019-12-04 16:29:15
123
推荐人: 楿垨蓶誺 2019-12-04 16:32:06 【扩展阅读】 2
推荐理由:1213
标题:
内容:
(0回应)
回复